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原:骏马秋风

 
 
 

日志

 
 

【平凉艺校】相见时难别亦难-马育贤  

2013-03-16 23:22:24|  分类: 《平凉艺校》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凉艺校美术班五九级共有四十九人,六二年并入师范,七月份毕业的有31人

 白纪俊  张鸿安  李民选  马育贤  左来子  陈书馨  吴玉英 徐恒翻 华玉仁 董玉德  王治信 吕应田  张希范  赵国珍  孙守言  张昌勤  者存贵  张尔勇  罗维俊  胡正瑞 周永昌 苏书学 潘先职  李占庆 刘学礼  常文芳  李信德  杨国选   樊攀义  李贵堂 王   科
 
                               中途转校退学的有十八人

       平凉;  程耀宗  韩志明  胡伯仁  金国良  翟炳德  赵玉福  吴忠孝
       泾川;  田双成  樊淑秀  常俊莲  刘玉叶 
       庆阳;  李来社  沈永仁  张正有  曹世俭  南玉印

       宁县;  巩玉兰  陈喜才    

  

 

【平凉艺校】相见时难别亦难-马育贤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前排左起;李贵堂 罗维俊 徐恒翻  
             后排; 张鸿安 巩玉兰 张昌勤 马育贤 吴玉英          
       1999年

 

【平凉艺校】相见时难别亦难-马育贤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前排; 张尔勇 张鸿才 后排; 王根社 马育贤     

 1977年

 

 

【平凉艺校】相见时难别亦难-马育贤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张昌勤                             赵玉福                       吴玉英                              王加夫                            常文芳

 

 

     艺校停办的决定发生在六一年寒假。六二年春节过后我们来到学校时,校园里空空荡荡,听说戏剧班全部及音乐班个别同学和新陇剧团部分演员组成了庆阳剧团,已经由強而仁老师、刘振中老师带队走了。我们班并入平凉师范,来的同学隋来随通知随走,所以谁都没见到,我拿了舖盖行李去平师报到,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都记不清楚了。
  到师范原住在柳湖老学校足球场西北角,我们原来的素描教室。湖边的校舍住着5388部队。同学们陆续都到了,一个中等专业学校,团聚在一起的仅仅三十一人。开课后又见到一些二年级的学生,听他们说;约有二十来个分到平师,插到初师二年级的各个班中。七月份我们毕业了,遗憾的是我们都没分配,各自回家。二年级的同学和我们的遭遇一模一样,九月开学后,初师己撤销,也是谁都没见谁,各自拿行李回家。

    这里需要一提的是我们对柳湖校舍的留连,经常去看看,在老教室里,碰到热情好客的军人,其中有两位陕西礼泉的军人,一个叫王忠文,一个叫屈湘,和我关系最好。休息时叫我上街,训练时叫到战壕里教我怎样打冲枪。快考试了,有一天他俩到宿舍来看我,给我送了一个笔记本、一双袜子、一个背心,说他们可能要走,驻地在中卫。毕业试终于考完了,我迫不及待的去了他们的营房,也就是我们原来的教室,可是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到处空无一人,和我相处半年的朋友是狐仙,说没就没了,以后再也没有联系上,只记住了5388部队和他们给我送的笔记本。这个笔记本作了毕业留言簿,一直保留到现在,想了拿出来看一看,如同见到了他俩。看到留言,也如同见到了诸位老同学。

    分手后,和老师同学见一面实在很难,由于感情的纠结,五十年来,我一直寻找机会和同学会面,只要有一线希望,都不放过,到目前;同班中未见面的,除了六四年去逝的王科外,还有杨国选、李信德二人。提前走的只见到巩玉兰、李来社、陈耀宗三人。每见一人,影响极深!我就把五十年来和同学见面的情况作以描述;
 
      一    夜半歌声


    六二年回家后,我当了一名民办教师,寒假期间,我在和盛四中学习。有一天晚上,我在宿舍突然听到优扬的歌声,随着钢琴的伴奏打被寂静的夜空。离校后,除了偶尔听到埋人的唢呐声外,与音乐己断了缘,而且这种声乐是高水平的,只有在艺校时天天伴随着我们学习生活,一听就听出来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于是决定去看看。一看,来了个大惊喜!天上掉下林妹妹,她竞然是于菊叶!有一位上海籍老师伴奏。她原来也是民办教师,第二天我俩去看了郑光前。

     二   五角钱

    六三年,我和张昌勤相约,春节期间到他家去,正月初八我步行三十里到舅舅家,第二天又走二十里到和盛,中午化了八角钱车费,坐了个卡车,到西峰后又走了六七里路,晚上才到了张昌勤家。他才艺很好,模仿能力极强,其书法己暂漏头角,可惜的是家庭政治背景不好,一生都处在阴霾之中。我们玩了三天,晚上还跑到西峰看过电影,走时他把我送到西峰南城濠车站,上车前他给了五角钱。说实在的,我总共带了两块钱,车费化了一元六角钱外,身上仅剩四角钱,就这五角钱,我记了一生。九三年我调回合水,过西峰专门把他和在西峰的李贵堂,吴玉英、罗维俊、巩玉兰找到一起约会了一次。张昌勤没走,晚上和我在宾馆聊了一晚上,走时给了五十元钱。九三年我去看他,为了好联系,我给了一千元叫装个电话,那时电话开通时间不长,可他一直没舍的装,以后又和李贵堂去了一次,和罗维俊去看他的时候,他患了偏瘫,己经没法走路,不会说话了。去世之前我还去过一次。他是我班一生最惨的一位同学。

    三   伪警察

    六四年,社教开始,地区文工团到我的邻村宣传演出,那天演的三世仇,我也去看了。没想到遇见了云含恒、焦治远、刘桂香。演出后,刘桂香、云含恒一出场,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他演的是大个伪警察,他也看到了我,演出一结束,他没缷装就跑了出来,把我拉上了台,时间紧张,也没多聊。七零年我招工到庆阳烟厂,碰巧的是他己调到庆阳烟厂当了工人,还是我的班长。后来回到了剧团。

    四   李行长

    六六年文革开始,宁县西区教师在和盛四中搞运动,在街上我碰见了李占庆。六九年我辞掉民办教师,当了农机员,在宁县培训时,又见到他,他当时在党校。我到西峰后他调到地区工业局,我们还专门聊过一次。十年后我从汉中回到合水,有事到地区工行,没想到他就是李行长,因为单位只说李行长,设提过名字。之后再没来得队及见面,就去世了。

    五   日本鬼子

    就在六六年和盛搞运动期间,有些学生和我们几个教师到焦村去宣传,焦村正在演戏,我在戏台上看到了左来子,他在沙家浜中演一个日本鬼子。我一直等戏演完了找到他,他急着和同伴回家,我俩在食堂边吃边说了一阵话他就走了,没过几年就去世了。

   六   文教干事

    六七年我还是民办教师时,一次开会,主持人说今天公社文教干事要来。这位前来参加会议的领导不是别人,就是老同学刘学礼。我俩经常见,还一块合作画过毛主席像。七零我走后,再没见过面,也不知到那里去了。

  七   丈人爷

  就在六七年前后,苏书学娶了我族姑娘,他走老丈人家,见过两次,论辈份,我是他丈人爷。

   八   长征

    六九年,我弟弟参军,提前给办结婚,当时物资紧缺,买点肉都得到西峰,这事当然得我去。我走时就计划好,一定要找到李贵堂、张鸿安。因为我从显胜籍在我县工作的刘贵存老师口中巳知道了他俩们的情况。去西峰我骑的是自行车,赶了一百三十里路到西峰,在冷厍买好肉后,又赶了六十里路到显胜。在显胜小学找到李贵堂,和李贵堂天黑前到了蒲河的塬边上,看到张鸿安教学的蒲河川小学,我们便在塬边高喊,张鸿安听到后赶了上来。当晚就住在张鸿安家中。第二天我又到李贵堂家中。因为家中有事,早饭后我要走,他俩把我送到举人湾。举人湾是一条又深又宽的大沟,一下一上二十里,对面就是和盛。为了抄近道,我选择了翻沟,我推着自行车翻过沟,天黑才赶回了家。我到西峰后,李贵堂到了四中,又到体委,我们常来往。张鸿安后来调到肖金中学,我还专程看望过。

     九   一个战壕

   七零年,我和王加夫一起到了庆阳烟厂,我们一起上班,一起生活,一起外出学习,一起办展。在兰州烟厂学习期间,上夜班我偷的翻窗进他值班室抽烟,我们住在广场南侧,离厂子很远,有时下夜班就睡在发酵室,盖的麻袋。当时我们是合同工,那时看一个人,先看社会背景,象我们多少有点问题的,要找个工作很难,最好的途径就是先从另工合同工干起,在七二年转正时,正因为这事,王加夫没能转正,我也是第二批转的。王加夫后来由于美术特长,被针织厂录用。

     十    亲家

  七零年我到西峰不久,就见到了罗维俊,我俩离的最近,经长见面。二十年后,他把女儿嫁给了我表兄的儿子,我俩竞成了亲家。

     十一    八姐九妹

     我班到最后只留了两名女生。白纪俊在农村,不知确切地址,吴玉英在西峰,也不知在什么地方,我到西峰两年,也没找到。七一年偶尔我单位一位老工人提起,说他和吴玉英的丈夫在电厂一起工作过,只知道在大什字,具体地方不知道。于是我一到大什字都要问一问,最后一次我竞然问到她们大门上。她住的是大杂院,租的一间房,房子很小,已有两个孩子,进门后他都认不出我。她丈夫是平凉人,老家就在师范对面我们平常走街道的那个小巷子里。吴玉英在学校时她对我有过很多帮助,以后我们俩家一直保持着较亲密的关系。

     十二    民办教师

    七一年,张希范在西峰找到了我,他说他是民办教师,改名叫张希德,当时我还是合同工,月薪二十九元五角,条件很差,我俩在简陋的宿舍土炕上聊了一晚。二十年后我在合水,去庆阳约了一次张希范、李明选。张希范在商场当合同工,任密书,李明选由民办教师转正后调文化馆。又过了十年,我儿子分配到庆阳,我再见张希范时,他已回家,并得了病,二零一一年我又去看他时,他正好和夫人在我楼下租了一间房子看病,我有空就去聊,没想到第二年就去世了。

     十三   戒烟

  七二年,我设计了“山丹花” 卷烟合皮,拿到庆阳文化馆征求意见,恰巧孙守言也在文化馆工作,我烟瘾很大,给他烟他不抽,一次上厕所时,给他他却抽了,原来他们几个正在监督戒烟,发现谁抽罚款一元。后来听说调到乡上。

     十四    鲁班弟子

  七四年,我在寨子街一座原来是庙的房子里找到吕应田,他竞当了木匠,房子工具都是生产队的,他只管做活,后边有个地坑院是他家。我到他家也去过几次,他大概是八几年去世的。

     十五    乡村医生

    董玉德家住太昌街上,他改行学了医生,临街诊所门上写富裕德诊所四个美术字,门两旁画了两个灯笼,我每次坐车路过都要看看,那时交通很不方便,中途下车就得等到第二天,工人一年只有七天假,行动受到很大限制,七六年我到长庆桥办事,到他家去下了一次,也没能呆多长时间。

     十六    平凉来人

   七七年张尔勇到庆阳演出,在演出空余时和张鸿才专程到我家看望,第二天我们和王根社四人上街还照了一张像。

     十七    摩托车

    七七年我已结了婚,一天晚上九点多,门口来了辆摩托车,那时自行车都很少,更不用说摩托了,它代表了来人身份,来人原来是长庆油田职工、我的老同学潘先职专程来看望我,这是我俩仅有的一次见面。

     十八    大师傅

  大概在八零年前后,听说孙守言调到庆城剧团,我去找没找到,却遇到了李来社,他说在剧团当炊事员,名字改为李秀峰,以后就回家了。

     十九   回平凉

    一九八六年,离开平凉己二十四年了,我有幸重回平凉。我们在平凉只生活了连皮四年,但平凉在我心中的位置是其它地方无法替代的,对平凉的情感是用语言难以表达的。漫长的二十四年,不知梦过多少回。这时间我在汉中,心里老想;今生可能落户汉中,再也没有到平凉的机会了。可是在八六年,单位让我带三个人到青海参观学习。这是一次好极会,返回时,我借故坐气车绕道平凉,住在天门宾馆。我本想多见几个同学,因为一起人多,时间紧,无法多呆,只见到张尔勇。

      二十    美术教师

   八八年。我回到合水,第一个找到的是周永昌,他是合水一中美术教师,说到往事,他说七六年在庆师进修后,分配到合水一中,由于自卑,没有找我。这和董玉德一样,他在西峰培训医生,也没找我。我能说什么?他们认为是对的,我认为是错的!就这一错相隔了近三十年,人一生的机会並不多,失掉一次,有可能一生都再遇不到第二次。六三年,我到长武跟集,无意中看到刘玉叶,稍一迟疑,擦肩而过,就这分秒之差,有可能今生都难见到了。周永昌两个儿子,小儿子高中毕业设职业,我介绍到我单位,后来给转了正。可惜周永昌零三年患了脑溢血,不治身亡。

      二十一    老黄牛

    八九年我找到矦宗亮,他一直都在农村,住在一个山卯上,叫矦家卯。家庭的负担,生活的劳累,我见他时,满脸焦粹,低头弯腰,怎么也不象当年活蹦乱跳,又说爱笑的小青年。之后,我们和周永昌三人经长来往。

       二十二     发牢骚

    九零年,我听到胡正端从华池调到西峰乡镇企业局。我找到单位,碰见一位老乡,说他在下属的一个建筑公司。这是个不大的公司,就在东门涝池边上,一个小院,几间平房,好象他家也在院里,我没进去。也不知他有没有办公的地方,就在院子聊了一会。我想听听他的一些经历,说说过去,可他的话题总是对什么都不满,大发牢骚,话不投机,聊了一会我就走了。

       二十三   接火

    九零年前后,我经长到庆阳饭店看到王银娥,我认出是她,但没说过话,有一次我在饭店等人,有意去了登记室,我问她认的我吗? 她蒙住了,也难怪,快三十年了,更多的是想不到,这回我们祘接上了火。

       二十四    平凉会友

    九三年之后,我去平凉的机会多了,平凉的同学,只要能找到的陆续都见到了。者存贵我只知道他在市文件馆,我找到文化馆,说他调到电影院,到电影院,说他没上班在家中,我问了家的大概地址后,终于在上寺台找到了他,以后路过平凉,只要晚上歇脚,都要去聊聊,后来搬到五里铺一带,我也去过。

    张尔勇几年前见过,容易找,在他单位欣赏过他发表的好多作品。从他口中知道了程耀宗、华玉仁情况,我俩还到过华玉仁家。以后在东门坡也见到了程耀宗。

       二十五   隐居彭原

      九六年我到西峰邀请了李贵堂、张鸿安、吴玉英、罗维俊、张昌勤、徐恒翻、巩玉兰聚会,提到白纪俊,张鸿安说他知道地方,听说老汉刚去世。于是我们就去看望了一次。她家住在彭原农村,隐居三十四年才见面,己是五十多岁的老太婆了

       二十六   西安人

      大概在九七年,我在平凉开会,住在平凉宾馆,对面是华玉仁门市,我拜访了他,第二天晚上,他给我来电话,说王治信到平凉,晚上约大家见面。王治信回家后参了军,转业后分配到西安国防厂,我在西安曾通过一次电话,这次回家专程来平凉。晚上我见到王治信、张尔勇、叶复兴、赵治元、崔刚,还有三位老师,李守业、尹伊庚、宋凌云。

       二十七    公务员

    常文芳在泾川运输公司时和我通过信,以后就中断了联系。后来听说调到经委。九八年我路过泾川专门找到他,时间仓促,只说了不到半个小时话。后来他儿子到合水还看望过我。

        二十八  山里人进城

    樊攀义在庆城一个深山里的乡镇粮站工作,很少有人见到过他,两千年后,我经长去庆阳,一次我有意到粮食局打听了一下,出呼意料,所问的人对他很熟悉。他己改名叫樊秀续,乡镇粮站已撤销,他下了岗,粮食局给分了一套家属楼,就住在后院。我很容易就找到了它。不幸的是前两年老伴去世了,儿子两口在乡镇当教师,孙子带去上学,就他一人在家。我每到庆阳,都找他聊聊。

        二十九   红杏山庄

    2010年庆阳同学在西峰红杏山庄有一次聚会,这次除己见过面的外,第一次见面的有;赵凤琴、樊正卿、李月焕、席林芳、闫崇厚、梁平正、任润民、李景浈、王天兴、胡秀珍、付爱梅、李俊能、陈素梅、田炯让、 段玉霞。

        三十    迟到的相见

  赵国珍是我见到最晚的一个,几次试图去找,都没实现。直到二零一一年,张鸿安要去北京看水老师,我们几个相聚,才见到赵国珍。

        三十一    还未见到的

  同班同学中至今未见到的有李信德、杨国选。可喜的是一三年正月,在电脑视频上见到了杨国选,郭万仕。到成了随时都可见到的同学。

        三十二    永远再见不到的

   已经去世的有八人,占全班总数的百分之二十九。他们是;
       宁县; 左来子    李占庆
       西峰; 王   科    吕应田    胡正端    潘先职    
       庆城; 张希范
       合水; 周永昌  

     老先生们;我们向你们问好,你们早走了一步,不要急,我们迟早会来的,到时再聊。


                                                                                                       马育贤           2013年3月15日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修改,   增加退学的南玉印,   取掉传闻去世的张昌勤

 

………………………………………………………

 

【平凉艺校】相见时难别亦难-马育贤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前排左起;  李景浈夫人  吴玉英  赵凤琴  王银娥  李俊能  樊正卿夫人
中排左起;  王天兴  王根社  任润民  闫崇厚  梁平正  樊正卿  李景浈  张鸿才
后排左起;  田炯让  李月焕  胡秀珍  席林芳  付爱梅  陈素芳  段玉霞  马育贤   张鸿安

  2010年

 

 

【平凉艺校】相见时难别亦难-马育贤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前排左起;  王根社  马育贤  王银娥  胡捷英  吴玉英  白纪俊  付爱梅  张鸿安
     后排左起;  李德纪  王天兴  刘怀德  任明道  任润民  田炯让  李景元  张尔勇  梁平正  赵治元  席林芳    
                       穆凤云老师  曹亦芳  张鸿才  樊正卿  闫崇厚  李景浈  李瑛  徐恒翻  于菊叶
                                                                              2012年

 


 

 

 

 

 

  评论这张
 
阅读(66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