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原:骏马秋风

 
 
 

日志

 
 

泾川老照片(旧帖重发)  

2011-06-08 17:47:24|  分类: 故乡·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张珍贵的泾川老照片

2011-12-11

·郭万仕·


泾川老照片(旧帖重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澳大利亚人莫里循1910年的西北之旅,途中拍摄了许多珍贵照片,成为研究清未民初中国社会民情的重要资料,其中一张拍于泾川的照片对于泾川人来说尤为珍贵。


  照片拍摄的是县城东边的泾河川,而摄影者的方位却是在城西俗称“山背后”的地方。照片里有一个标志性的坐标就是远处的两座并排而立的锥形小山,即“振履堆”,又叫“米面山”,在城东薛家堡。传说是夸父追日路过时脱倒鞋内的泥土形成的,老百姓大概嫌这个名称过于文雅,所以俗称“米面山”,民以食为天嘛!現在统称"夸父峰"。


  照片右边的那座大山便是泾川有名的王母宫山,又称回山。但照片上不是常见的前山,而是后山,山下那个突兀处便是现在泾河大桥的桥头堡。将照片放大了看,山上影约还有庙宇存在,这应该是王母宫的残存。史载:清同治2年,即1863年11月3日回民军进占回山,烧毁王母宫正殿及香亭,时至莫氐拍摄照片时己经过了47年,犹有余迹留存。但在我小时的记忆中(50年代初),山上什么建筑都没有,只是些占地很大的台级。


  沿“夸父峰”山下的河边直到回山脚下的那条白色羊肠小道,便是现今国道312线泾川段的位置,但在照片拍摄时还没有这条路,莫氐是从太平关下山到的县城,然后过芮河,沿泾河南岸向平凉进发的。泾河岸边的路显然就是左宗棠于同治8年,即1869年开通的驿路,路边还有“引路树”射过来的影子,现在看来也太间陋了点。


  照片拍摄于1910年2月7日,即农历己酉年腊月二十八,距离那年除夕只有两天。路上匆匆行人应该都是些进城办年货的,他们大概来自“五里铺”、“二十里铺”仰或“王村”镇,按年序推算,他们该是我的祖父、曾祖辈的,面对照片,真正应了那句:“江山依旧,物是人非”的感概!


………………………………………………………


泾川老照片之一

时间:2009年1月8日 

·郭万仕·


·回山晓钟·


泾川老照片(旧帖重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回山晓钟”,为泾川八景之一。

    “  回山”是古称,现在老百姓都叫“宫山”,“晓钟”的“钟”,即为金朝大安三年(1211)铸造的一口铁钟,在回山顶已历近千年风雨。在50年代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常到山上玩,看到这口钟是被深陷在泥土中的,周围长满荆棘,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到60年代初,便建了一个很小,很简易的“钟亭”,到1978年钟亭重建,由我父亲郭志远先生设计并参于施工修建,用了现代的建筑材料,美观坚固,铁钟也被旋挂起来了,洪声远播,成了名符其实的钟亭,为泾川城区的美景增色不少。

    此照片原发在78年泾川文艺刊物《晓钟》的封面上,从画面上看只拍出了“晓钟”,而没有“回山”,反倒紧扣刊物主题,更为合适。

    令人遗憾是的,2003年回泾川一看,在宫山下建了宾馆,(使王母宫石窟矮了三分),在山上挖了一道“上天梯”,使宫山开膛破肚,远看好似一条大“伤疤”。而且,在非常有限的空间里,建什么“一天门”,“二天门”,完全是不看形势的丑妇效颦。不知是什么人出的这种馊主意?劳民伤财,破坏环境,破坏自然资源。

  

“左公柳”

泾川老照片(旧帖重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这是一张“大跃进”时,泾川县城北门的一张照片,大概是我家“独有版权”了。雕塑后面的平房墙上,写着“泾川饭店”字样,那就是泾川公私合营后,最早的饭店了。原址在现在的“回中宾馆” 附近。紧挨着的平房是“泾川旅社”,旅社后面是几株“左公柳”。那时泾川留下来的“左公柳”很多,最多的有两处:一处在太平乡到县城的大路上,因为它是 “回中古道”的原线路,叫“官路”。(由高平,经罗汉洞到县城的公路,是民国时才建成的。)另一处就是泾川北门了,在我的记忆中,那些柳树又粗又壮,列成一排排,很是雄壮 。照片上的几株算是小号的。(树上没叶子,应该拍于58年冬,或59年初春。)

     这张照片的原意,当然不是拍“饭店”、“左公柳”。而是为了拍“骑马跃进”的雕塑。“大跃进”时,同时兴起文化“放卫星”运动,群众性的“赛诗会”、“壁画”、“雕塑”活动如火如荼。我父亲郭志远先生作为主角参于了这次活动,为主在泾川北门共作了两座雕像,(另外一座“工农联盟”在“汽车站”前面。),原《平凉日报高级记者赵文科先生回忆说:那时他正在泾川中街小学上高小,每天中午午休时他都要跑到北门看我父亲搞雕塑,想不到泾川还有这样的人才,响往的了不得。从现在保留的照片看,在五十年代能搞出这样的作品实属不易。

    这些雕塑都是草胎泥塑,不久就如同“大跃进”一样,消失的无影开踪了!

  

  泾川老照片(旧帖重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附: 1958年的泾川汽车站雕像


瑶池古牌坊


泾川老照片(旧帖重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瑶池夜月”为泾川八景之一,沟在回山的后山腰。从前,进山的路上,红桃碧柳,烟雨蒙蒙,美景如画。沟内有许多泉眼,终日向外涌水。最有记忆的:一处在 “滴水亭”的龙口里,一处就在这张照片上的小桥下面,从山石岩缝中汩汩流出,经过小桥泄向沟外。小桥前面的这座古牌坊,是进沟的大门,上写“瑶池胜境”四个字,为明、清时的建筑。过了小桥,还有座戏楼台,靠山的一边还有厢房,都建于民国时期。60年代初,为了建“疗养院”(后来的“地方病研究所”。)而将这些一一拆毁。

    2003年我回泾川时,看到在原址上,修了一座全水泥的新牌坊——假古董!

    我父亲热爱艺术,也醉心摄影。59年刚刚调入泾川文化馆,就和一位同事合伙买了架22.oo元钱的“孔雀”牌照像机,(仅管他当时每月工资只有30元。)没有焦距,没有光圈,没有速度,间单的不能再间单。后来他又单独买了架“上海”牌折叠式相机,不管是下乡,出差都带在身边。以下这几张照片就是用它拍摄的。

  

古柏垂青——飞云东高寺

泾川老照片(旧帖重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古柏垂青”为泾川八景之一,柏在飞云乡东高寺。

      “飞云”在泾川南塬,原名“瓦云驿”。是长安通往西域古官道上归泾川管辖的两个驿站之一,(另一个在县城“马号”。现在的文化馆西侧)。后来、当地老百姓叫转了音,成了“瓦玉子”。解放后当政者嫌不好听,遂改名飞云,实在没必要,瓦云驿——多好啊!

    在飞云有东高寺,也有西高寺,供着什么人?不知道!但据说东高寺内的这棵古柏,有数千年的时间,清人张星南有诗曰:传闻古柏汉时栽。民间又云:此柏为唐时秦琼栓马处。这些传闻的可靠性如何,我们暂且不论,但这棵柏树高古虬劲却是不争的事实,可惜在“文革”中庙毁树伐。

     这张照片,是先父在60年代初,下乡工作时拍摄的,据说也是古柏唯一的“留影”。先生在他去世前夕,还以这张照片为素材,创作了中国画“古柏垂青”,也成了他的绝笔之作!

 

………………………………………………………

泾川老照片之二

时间:2009年12月18日 

   闲翻资料,抖出了一组泾川县城的老照片。拍摄时间大约在1971或1972年,拍摄地点是在巷子街(解放路)最高处的山顶上,原是五张一组的“接片”,因技术问题,这里只能单幅上传。


   人们画泾川或拍泾川都习惯从泾河北岸向河南岸看。原因是南面不但有县城,还有高峰山、萧寺山、鞍耳山等景观。最主要的原因是王母宫山是一个大众登临游览处,在山上面看泾川正是这个方向,久而久之,也就成了泾川受众的习惯性方向。

   但从南面向北看,如这组照片的拍摄方向,就总让人不习惯,不自然,有种陌生感,新奇感——这也是我当初爬上山顶时的最初感觉和拍摄的最初冲动。 


泾川老照片(旧帖重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照片一:远眺宫山——这个方向是泾川人出北门常能看到的方向,没有什么新鲜处。值得提及的是,近景中的那一排柳树就是“芮丰渠”,它建成于民国33年(1944年),原来渠畔有个碑亭全石砌的,由当时的省政府主席谷正伦撰文,解放后碑毁亭存,儿时的我们经常到那里“耍水”(玩水,比游泳要差一级),后毁于“文革”。而照片中间的那条小路,就是现在的泾崇公路。


泾川老照片(旧帖重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照片二:北门外——县城北门外景色。


泾川老照片(旧帖重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照片三:合志沟——照片近景的一圈弧形建筑物,把上下景物分割成了两半,它就是县城有名的“合志沟”。白色处是河床,平时水很小,只有爆发山洪时才会汹涌澎湃,深灰色的一圈,是石彻的护岸。沟的上游,58年修了一座水库,后来报废了,原因是危库,质量不能保证,劳民伤财!


   合志沟的东面(照片上部)是县城的主要区域,西面(照片下部)是沟河床,很窄小,宽度约50、60米,建筑物较少。但在这几张照片上(下面几幅同样),看到的沟西民宅却很多,鳞次栉比。其实这是一种错觉,这些都是“巷子街”的民房。“巷子”是一条盘山而上的街道,紧临合志沟,由于拍摄点在山的最高处,反映在平面上高低落差就消失了,看不到了,使人误以为沟两边全是平坦的地势和密匝匝的建筑。


   合志沟只所以有名,是因为60年代以前它是县城唯一的大市场,蔬菜、粮食、牲畜、旧货、杂物都在这里交易,也有杂耍、说书的艺人在这里作埸。仔细看,护岸有一断裂处通往城内,其实这是一座桥,镜头太远看不清楚。桥东的街道叫“山货巷”,顾名思义就是卖山货农具的,非常热闹。桥西的沟岸上原来有一座龙王殿,殿周围全都是摆地摊的,挤的水泄不通。龙王殿在58年被拆毁!


泾川老照片(旧帖重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照片四:闫家沟和上街顶——“上街顶”是老百姓叫的“小名”,大名是“南大街”。出县城南门(到“文革”后才折除)向太平关是一段很陡的山路,南大街就是这段路的开头处。可惜照片上是看不到这条街道的,它被合志沟边的建筑物遮档住了。但街道的一个分岔——“闫家沟”还是很清楚,就是上山的那条蜿蜒小路及四周的景致。


   照片上虽然看不见南大街,但街道尽头的两处建筑物却很清晰,一个是泾川老剧院(当地人称“戏园子”),就是右边山脚下的那个三角形露天舞台。在59年以前,它是泾川最新式,最时尚的剧院。白天、晚上都唱戏,不像“马号”、“三元宫”传统剧埸,是要收钱的。另一个是剧院右边的几栋大建筑物——南关小学(中街小学二部),三、四年级时我曾在那里读书,记得操场是在一个高台上,到那里要经过一段很徙的台阶,1988年回泾川时我曾特意旧地寻访,有两首歪诗以纪其事:


   泾川· 南关小学


   (一) 校舍依稀似旧时,操埸仍须独登台。三十年间一恍过,犹遇同窗述衷怀。 

   (二) 圪瘩关下小学堂,旁有剧坛正作埸。放学先不回家去,结伙看个罢罢戏。


泾川老照片(旧帖重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照片五:文化会堂和西场——“文化会堂”是照片中间,也是县城实际中心的那处高大建筑。说它“中心”,一是因为它建在旧衙门的原址上,那条小街就叫“衙门口街”,二是它是县城人的文化娱乐中心,演戏、放电影、开大会都在那里。说它“高大”,是因为它建于“大跃进”中,落成于59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它是县城最高大,最辉煌的标志性建筑!


   “西场”则是照片下部,也就是合志沟西边的几排有平房的院子。为什么叫“西埸”,已没人考据了,我私下总认为它可能是旧时操演军队的地方。但在我记事起,这里已不是一个“埸”,而是一家综合机械厂了。


   每当看到这两处地方,总使我感慨万千:


   1982年年初,老父亲办完了退休手续,但是他却闲不下来,泾川县剧团排了一出新戏,准备参加省上调演,但有几埸布景年轻的美工师却拿不下来。于是团长找到父亲,请他务必要帮这个忙,父亲无奈,只好答应。但又感到自已老了,有些力不从心,问我是否能帮他一下?我便利用“五·一”假期回泾川帮忙,工作地点就借用的是“机械厂”的一处工房。


   谁知两个月后的7月份,他就撒手人环了。泾川文化部门准备在当年的“十·一”期间为他举办遗作展览,9月间我回泾川筹措展品,此时,泾川剧团调演已经结束,正在“文化会堂”作汇报演出。某晚我也去了,当一场“佛堂”的戏拉开大幕时,高大庄重的金身弥勒端坐于莲花台上,两边十八罗汉各俱神态,栩栩如生,经幡拂动,香烟缭绕……正是父亲设计的布景之一。此时,场下观众“轰”的一声燥动,人声鼎沸,群情激越,久久不能平息……我想他们一定在议论:郭老已经走了,可他的作品还在……


………………………………………………………


泾川老照片之三

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泾川老照片(旧帖重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巷子深深 1988   解放路  


泾川老照片(旧帖重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小街春雨 1988     背街


   旧城区总是跟贫穷落后联系在一起的,然而穷有穷的“富有”——精神的富有。当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当人被’囚”在“水泥丛林”里的时候,我们是多么想念那曾经的寻常巷陌,坊肆人家的恬适与宁静……


   2003年夏秋之际,我大哥万昌去世,我带着两个孩子赶到玉都去奔丧,因孩子们开学在即,逝者一入土我们便匆匆赶回兰州。临行前住在县城一家小旅店里,为了让孩子们能记住家乡,我用仅有的小半天时间,带他们从登回山开始,直到夜游瑶池沟…不知道孩子们的感受如何,反倒激起了我的思绪,于是2004年初夏,我便轻装简行,一个人再回泾川以续旧梦——结果发现:现实中的故乡与我梦中的故乡距离已经很远很远了!


   首先是人的不熟悉。家已没有了,家人也没有住在泾川的,故人也都风流人散,各自东西…我独自住在回中饭店,无聊向老板娘谈起泾川的郭家和文化馆的郭老先生,她们都笑笑,表示不知道,无奈!幸好有位幼时的朋友王崇明先生,天天抽时间来陪伴我,走遍了县城的角角落落。


   其次是环境的变化。县城向河边北移,高楼大厦盖了许多…然而对我反倒陌生了。倒是原来非常繁华的南城却保留了更多旧时的色彩。县城人口本来就少,街市北移后,这里略显冷清,但对一个寻梦者来说更感亲切,所以便细细寻觅,慢慢品味,逢人便聊,意趣无穷……


   解放路:原名“巷子”。一条迤逦而上的山道,两边是鳞次栉比的古典“四合院”,下临合志沟水,登临眺目,高峰春雨如在画中…据说这里是从前大户人家的主要居住区。由于地处偏僻,且自成体系,所以至今仍保留着古香古色的韵味!


   南大街:原名“上街顶”,是“回中古道”经县城通往太平关的一部分,出南门向关上爬坡,地势越来越陡,建筑物也就越来越稀少——顺势就出了县城。由于旧为商旅必经之地,所以这里过去旅舍很多。且沿街有“大沟”、“严家沟”等山谷分岔处供民居住,村落窑洞,高低错落有致。萧寺山更像一道屏风,把这一切都揽在了嵩山的怀抱中。由于交通要冲早已不在这里,所以旧日风貌犹存!


   学院街:这是老名字,据说明、清时的“书院”就设在这条街上。 十几年前也曾叫过“公社路”,但老百姓却有一个约定俗成的叫法——“踅街”。这条街因地处高峰山下,现在变化还不是太大。


   (据有关资料记载:泾川在元时已建州学,明洪武间在城西设学宫,即  今中街小学址。嘉靖37年在高峰寺下创“麓城书院”,次年改名“仰止书院”,后迁东门外,清同治时毁于兵燹。光绪8年在今合志沟回民小学址再建“镜清书院”。由此推断,在学院街设立过的应为初名“麓城”后改“仰止”的书院。我估计原“福音堂”对面的“招待所”或“城关公社”处为书院旧址的可能性最大,可惜没有机会去考察)。


   回来后我将以上感受写了一个帖子:建议泾川城区改造保留城南原有的明、清格局;恢复“回中古道”沿途景观至圪瘩关;重修萧寺山的庙宇;整治“大沟”、“严家沟”富有特色的民居建筑等,使南城区成为一个新的旅游景点。


   此帖在泾川门户网的“论坛”、“留言版”多次上传都“留中不发”,有点遗憾,但愿家乡能认识到这一点——旧的比新的更值钱! 


 泾川老照片(旧帖重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背街”老宅  (1988)            


泾川老照片(旧帖重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巷子”极顶  (1988)


泾川老照片(旧帖重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羊圈子 ”人家  (1988)





………………………………………………


《泾川·郭氏家族集体空间 》日前开通【承载此空间的网站已关闭,特说明并致谦】

  《泾川·郭氏家族集体空间 》日前开通。空间意在为分散于全国各地和海外的,以已故知名画家郭志远先生为代表的家族成员建立一个联络交流平台。空间初建,一切都在完善之中,欢迎各位网友光临浏览,建言指正!

 空间采用开放式管理,凡郭家子弟和亲戚族人、乡党好友、学生粉丝都可参于。空间管理“户名”和“密码”一如设在“平凉新闻网“的《故乡情缘》,如有不知者可发邮件到: GYL945205@163.com   索要;亦可通过其中某人的“圈子”(空间为“圈子”模式)参于交流,谢谢!

  空间地址http://blog.gscn.com.cn/?41368

 

投稿:E-Mail:GYL945205@163.com
             QQ: 864562547

 

   欢迎赐稿!

 

 

 

《泾川·郭氏家族集体空间 》日前开通 - 听雨楼主人 - 郭万仕·骏马秋风
 
腑看瑶池

 

 


 

  评论这张
 
阅读(105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