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原:骏马秋风

 
 
 

日志

 
 

【平凉艺校】金 秋 平 凉 拜 师 会- 樊 正 卿  

2011-12-17 16:21:01|  分类: 《平凉艺校》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 秋 平 凉 拜 师 会

                                                              笔者:樊 正 卿

 

七月中旬泾川李瑛同学来信息:“正卿,刚接治元电话,说杨老师已回平凉,可能小住数日。他听同学们聚会很高兴,想见大家。治元约我,且转告您和庆阳同学。”老师古稀暮年想见学生,定让他如愿以偿。“往事如烟混似梦,都随风雨到心头。”信息的传递,使我仿佛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老师向我走来,他那样精神焕发,朝气蓬勃,目光炯炯,神采奕奕,面带微笑,离我越来越近。他似乎成为一座压不弯脊梁的大山!背负着一生孜孜追求的事业、背负着无限热爱生活的信念。杨老师当年从庆一中调平凉艺校。为我们撑起遮风挡雨的蓝天,呵护我们成长。我没有忘记,最想见他是我和大家的共同心愿。消息传给其他几位同学,他们都激动不已!谁料曹亦芳也获悉,从平凉来电话询问并深表赞同,说她再忙定要参与,平凉的其他同学由赵治元联系。我与梁平正磋商并相约庆阳其他同学,他深有感触地说:“五十年拜师一回,岂能推辞吗?我的手艺离不开老师的辛勤培育。”任润民更为感慨,在电话中说:“五月相会最大的遗憾是没见到杨老师,这次我非去不可。”我在想,77年金秋时与杨老师会见,时过34年了。今年6月份托子于沪去拜谒,总不如身临其境!这次机遇绝不能错过,非去不可!王伟春、李俊能和年逾古稀的闫崇厚也闻风赶来,听说于菊叶还专程从兰州赶回参与,令人钦佩,正当金秋来临时,岂不又是一次体验生命的意义,感悟人生真谛的盛会吗?

 

 五 十 年 后 拜 师    心 情 激 荡

 

八月十六日九时许,我与李瑛再次联络,他竟回告:“你们随后赶来,我先到平凉与赵治元等候你们,祝大家一路顺风!”十时许,音乐班同学一行六人,在王瑛娥、梁平正夫人的送行中,我们从西峰西站出发。这跟五月之行不尽相同,大家愉悦的心情淋漓尽致,确有回家寻娘亲之感啊!天色虽然阴沉,而秋风送爽,格外宜人,灰蒙蒙的天空还落起了不大不小的雨点,犹如甘霖,此刻我觉得这个世界多么美好,我们变得多么幸运······。杨老师闻讯也在电话里告诉我:“这边阴雨连绵,或时间后退一下,要么让同学们多带点衣服预防感冒······。”哦,我们都这般年纪了,他还爱生如子般地关照!赵治元、李瑛在电话里反复叮咛:“转告大家,请到盘旋路那里下车,我们等待你们的到来!”一路上,车轮驱动,人心振奋,电话传响不停,到泾川、白水、四十铺等地,他们在随时地询问。过了十里铺,进入城区的一个三岔路口处,交通严重堵塞,李瑛、赵治元急不可待,我们更是焦灼不定······。快到盘旋路了,我看到年过七旬的尹老师也陪着同学们伫立在路旁,还有张尔勇同学,一会儿,曹亦芳的电话来了,说她实在忙,但一定参与,让我们安排好给她通知一下。这两个同学纯朴真诚,善意随和,虽不是音乐班同学,却能积极主动参与,我们欢迎他俩的到来。谁料于菊叶从兰州早已到达平凉,师生如此相聚,机会实在难得,相面时,有的变得生疏,有的竟把李瑛误认成杨老师,真让人难以置信啊!

在赵治元的带领下,一行14人漫步来到平凉师范的家属院,上楼后,杨老师非常热情地接待了大家,我们一一与他双手紧握,传递着最亲切地问候和诚挚地祝福!霎时间,我的思绪波澜,暖流倍增,情难自抑时热泪盈眶,真想和杨老师紧紧拥抱一下,但还是遏制住了。杨老师招呼大家坐稳后,梁平正却情不自禁了,他代表大家给两位老师胸前挂上了庆阳精品——香包,这是我们对老师永远身体健康的祝福!这是凝聚着永远割舍不掉的师生情谊!五十年才这么一次,整个客厅里乐融融的。“坎坷风雨五十载,历尽沧桑重归来。面面相覻难相识,师生共认畅抒怀。”大家相互仔细地端详着,每个人的相貌都有了很大变化,同学认老师倒也容易,而老师对有些同学的辨认确实还很难啊!特别对任润民、闫崇厚、王伟春、李俊能、于菊叶,杨老师他一一详细地询问了姓名和基本概况。社会的变化,岁月的印痕,分别写在各自久违的面孔上。虽则猛然感到有些陌生,但只要仔细体察,各自的言谈声韵,模样举止,还是显现出各自“原生态”的性情。这不就正是当年音乐班朝夕相处的老师和同学吗?我的感觉不由地倒回在往昔那多事之秋,又恰在花季般的少年时代里。人人都不忘那时的杨老师,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是风华正茂,道履清高,生性恬淡,持身耿介,不慕荣利,矢志致力于教艺育人,无论导课或练乐都能誨人不倦,一丝不苟。曾先后练出小提琴齐奏《加沃特舞曲》、《花儿与少年》、二胡齐奏《良宵》、《光明行》,有大型歌舞剧《刘三姐》的伴奏曲,还有《鄂尔多斯舞曲》、《快乐的挤奶员》等。乐声十分催人奋进,使婷婷玉立的少男少女忘却忧虑与饥饿,时不时地沉浸在欢腾的海洋里,让大家共同觉得多么的美好,又是多么的幸运······。在人民剧院里,杨老师的小提琴、钢琴演奏,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和赞许,我们的童年在他那里感受到音乐艺术生涯的天真烂漫、欢乐与充实。今天在房间,大家是一伙特殊人群,经历沧桑岁月后,犹如患难朋友,忆旧话新是个主题,大家有着说不完的心里话,相互交谈得津津有味,更加振奋。一会儿激起了杨老师那悦耳动听的钢琴声,我和平正、王伟春放声唱起《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牧马之歌》等,歌唱共产党,赞扬盛世年间的新生活。大家随着也吟唱了起来,犹如百灵鸟一般尽情地鸣叫,赞歌业师抚育我们的点滴恩情。吟唱声、钢琴声和歌声震撼房间,响彻校园乃至平凉城的空宇。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当年师生如今成朋友,杨老师很是激动,把早已准备好的全家照,发给每人一张作为纪念,他由衷地感谢大家的到来,幸哉,乐哉!五十年却能一见如故,这就是我们风雨同舟的情谊。我们如同一条战壕休戚与共的战友,已有割不断的情丝。杨老师还在师范大院里选择了佳景让我们拍摄合影照,成为抹不掉的记忆,这也是向老师祝福的写照:祝愿杨老师长寿不老,椿萱并茂。

 

业 师 赐 宴   甘 之 如 饴

 

金秋飘香,凉风习习,清爽的空气格外宜人。在杨老师的安排下,我们到新民路船舱街的《众利来酒店》,大家连续走上二楼的大厅,同学们的心情却难已平静,听赵治元说杨老师要招待我们。我想,岂能这样吗?大家知道后窃窃私语,小声嘀咕着,有人向我提示:“最后你去结账不就好了吗?”我默然赞许。只见杨老师亲自要来了菜谱翻动着,看来他胸中早就有数,实惠可口的饭菜给找准了,他确有上辈的风范,还从家中带来了名贵烟酒,让大家分享人们给他的馈赠。

老师招待学生可谓偶然,优雅的厅室却布置得窗明几净,充满着一片温馨。我们这伙人显得格外自豪荣幸,富有生机。今日与当年相比,还真算稀罕。那时哀鸿遍野,民处水火之中,饥饿作为苦难的化身,一直与我们如影相随,在平凉度过了人生最艰难的三年,每人每餐一个杠子馍(不到四两重),一碗水煮菜汤是难以吃饱的。一阵子,眼前的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美味佳肴,香气扑鼻而来。杨老师的话打断了我的联想,他语重心长地说:“同学们辛苦了,欢迎大家的远道而来!在此,我为你们接风洗尘,并致歉意。半个世纪一次,倍加激动,我代表家人向你们表示感谢!希望共同举杯,为咱们的会聚干杯祝福!还希望大家喝好、吃好!”顿时掌声不息,同学们都争先恐后地向杨老师与尹老师敬酒祝福,热情的回谢语、知心话絮絮不断。千言万语化一句:“祝愿老师福寿并臻永康宁,颐享天年好心情!” 同学们群情激动,相互间敬酒接连不断。眼前的杨老师身体硬朗,精神矍铄,与大家交流时思维清晰,谈吐爽朗,足以为我辈之典范。他与大家边吃边聊,无比的喜悦溢于言表。老师尽兴陪大家吃喝,同学们偎依老师身旁触景生情。饥饿难熬年代里的蹊跷事情记忆得生动逼真:有的说,当年同学们整天饿得痛苦难熬,无奈时啥事都敢去做,深夜偷拔校园里的白菜和萝卜充饥,遭学校训斥;有的说,在校园贴标语时,不知谁把和浆糊的生面吃掉,还觉得舒服;有的说,时刻期盼到外演出或办舞会,趁着吃点补品来充饥;有的说,最悲惨的是赵治元和曹炳财用野菜、草根充饥中毒,致神魂颠倒,胡打乱闹,悲哉,幸亏陆军医院的叔叔和阿姨们那些好心人,挽救了他俩的性命!提起给陆军医院与9021部队演节目,同学们无不高兴!那样生活的支撑与对付,谁都难以忘记啊!大家边吃边倾听别人的谈论,我的往事也不断地涌上心头。记得那时最吃香的是粮票,它可比钱有用,有粮票在食堂就能买吃的,说实话,二两粮票五分钱就能买个包子,这对我来说比登天还难。在柳湖时,我住美术班宿舍,亲眼看见一同学把另一同学的食品悄悄地吃了些,却被在脸上打得惨不忍睹,真让人痛心,更令人痛心的是,家中无人供我,缺钱和粮票,只得经常咬紧牙关苦熬着,有时背着人强咽泪水痛哭不已。有个星期天,一同学约我去三天门人家搬过的玉米垛子里觅食,高兴的是弄了两三个小棒子,准备回校后烧熟充饥,谁料,遭一老人无辜打骂,并带回生产队部。那狠心的干部不问缘由,硬要叫学校来领人,这可如何得了,在我们苦苦哀求下他才饶了,玉米棒不给还惩罚和了半天煤块,才放了我俩。“为了饱肚子,人人都做贼,本来都知道,谁也不说谁。”那时候,像这样耐人寻味的事不计其数,我胸中积压几十年的事,如今才敢和大家见面了!饥饿岁月,人人悲惨,我目睹杨老师也整日心事忡忡,好似自身难保,他只能为我们哀其不幸,怒其难争,怜生之心肯定有之,帮生之行亦无奈啊!                           

嘉年华里师生像今天这样共餐没何难,但机遇可多么难啊!珍惜,珍惜,倍加珍惜吧!大家相聚一堂,情真意切,有叙不尽道不完的肺腑之语,洗涤不尽当年的苦处,重温各自青春的梦想,相互弥补了心理上的缺憾,愈合了各自心灵上的创伤,岂不是一次鹤颜童心显现的良宴吗?杨老师谦虚纯真,清醒大度,用自己的夕阳激情,演绎着老年人晚年生活的丰富多彩和精神世界的充实达观。他随时招呼大家:“你们只有吃好喝好,我才觉得精神愉悦,力量倍增。”几个女服务员在一旁关注着那热闹的场景,无不露出微笑、赞许和异常的神色。这时,夕阳映照在餐厅里,令人深感温馨,不由我感慨:“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人生的晚年正是橙黄橘绿的丰收季节,我们现在就该惜如珍宝了。师生如此共会万分难得,杨老师的一片盛情难却,大家觥筹交错,直至酒酣而散。我和赵治元去结账时,杨老师诚挚善和,婉言谈吐:“你们这样就惹我生气了。说实话,今天我由衷地高兴,力量倍增。”我们相互争持着,他还很执着地解释:“我这个人是说一不二的。在上海我们同学看老师时,都是老师先招待学生的。”我只好顺从他老的心愿了。大家默然赞叹地离开了宴厅,我也无限敬佩他的言行。最后,我陪着杨老师慢步下楼,徒步中还邀他来庆阳作客,。他说:“我选择适当机会,总想回访你们,好圆我的人生梦……”

度此良宴,无不快活,人生难得:“美酒一杯情无限,互道真重笑开颜。和谐盛世心情好,忘却当年颐天年。”我们心里頻頻地祝福:“南山寿翁如柏松,拜师盛会胜如今!”

感 恩 施 教   师 生 同 乐

 

十七日清早,天色阴沉,彤云密布,秋雨下个不停。早餐后,我要和赵治元、张尔勇去给杨老师选购纪念品,这时,雨下得越大了,但是街面上车行人往,各有各的事,人们匆匆忙忙,毫不在意。我们三人神情专注,无所顾及,在街道上跑来跑去,极为投入。其间,我的浮想联翩:往昔几经风雨,几度寒暑,杨老师呵护我们成长。眼前的大雨还能算个啥,这岂不是上善冥冥中的魂归在赐甘霖吗?大家知晓,杨老师曾获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平凉市音乐家等光荣称号,受聘担任平凉教育处教育督导员,中级职称评委会评委等职,系平凉师范音乐高级讲师,道履清高,讲坛隆盛,风范于桃李,德泽于后生。他一生不但有非凡的传奇色彩,而且是曲折多灾多难的。如果他不受当时政治因素影响,一定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家庭背景不能不说是一个政治厄运,悲哉,哀哉!可是,杨老师的巨大价值,被人们被历史所认可。在从教之余,笔耕未辍,许多音乐作品刊出、获奖或上演:《和声与伴奏》收入《甘肃省中师音乐必选教材》至今延用,省级刊物出版刊登的有《祖国颂歌》、《再见吧母校》、《陇上崆峒胜峨眉》等。还获《在甘肃省从事音乐三十年,对甘肃音乐事业卓有贡献》、《为统一祖国,振兴中华,成绩卓著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然而,他已步入古稀暮年。每当我于岳阳楼宾馆出入时,崆峒大剧院仍能够激起感情的涟漪和浪花!以前在原人民剧院演出的往事历历在目,使我难以平静,不得不信服音乐的巨大力量。“音乐乃超越国界、超越民族的人类共同的心灵语言,”而我最初会唱一些歌儿时,不懂得感受与体会,或许初见杨老师并知道他的名字,但不知道他就是几十年后人们崇敬热爱、在音乐艺术上具有很高造诣。他为我们、庆阳、平凉及全国人民作过卓越贡献。今日拜访,虽然有点姍姍来迟,但总算了却同学们牵肠挂肚的一场心愿,总算在泾河川甚至六盘山这片土地上,既有“红旗漫卷西风”的吟咏,又有漫起悠扬响亮的小提琴和钢琴声。我相信:杨老师音乐使命的精神花朵永远不会凋零,它不仅栽植在我们的心中,而且在后人的寄托中将会更加灿烂。为此,在工艺品“麒麟送子”上面,我很冒昧地为他老敬辞:“福寿并臻,颐享天年!”

十二时许,天慢慢地放晴了,大家陆续步入《家福乐酒店》的二楼。选择在这里酬谢我们的老师,除本特色而来外,也是一种具有象征情绪的流露。熟悉这里的同学自豪地说:“我们又在这里聚餐,能不开心吗?”还有的说:“但愿老师、我们大家与家人永远幸福快乐吧!”餐厅里宾客熙熙攘攘,一家结婚宴正在进行着,乐声阵阵,一片温馨,给今天的谢师宴营造了良好的氛围。杨老师在陪师们的中间上座,我们才觉得感恩是人类社会最朴实的情感表达。对老师,只有存心感恩,懂得回报,才能于自身有所作为,对社会有所贡献。杨老师祖籍平凉,从青涩少年到古稀晚年,热爱平凉,扎根平凉,赍志为家乡明天的蓝图饱蘸心血地描绘一生,无怨无悔,鞠躬尽瘁。他中等个头,气宇非凡,温静随和,人皆爱恋,虽已近耄耋,走路步履轻盈,说话慢条斯理,视力虽有微疾,总闪着智慧的光芒。吃苦耐劳,认真踏实是他的基本品格。爱岗敬业,无私奉献,这是历史对他的记载。杨老师成功的背后也离不开内助韩师母的支持与配合。贤淑通达,勤劳善良,使他有一个温馨的家,一个幸福的港湾。他俩风雨坎坷,相濡以沫地共度了几十个春秋,他们相依为命,休戚与共,携手共进半个多世纪。由于教女有方,言传身教,女儿均学有所成,适配良门,有工有干,各司其行。他们为国奉力,门楣增辉,外孙辈们,头角初露,前程无量,可望可谓:“松竹并茂,蓝桂吐芳,”这也是他俩的成功。

热爱艺术且具有很高音乐天赋的杨老师,在教学生涯中,从不浪费点滴时间,严谨治学,待生看似很严厉,但那文静不善言谈的性格,让我们都有几分敬畏,其实爱生如同子女。他已离开我们五十多年了,但那教学态度、方法、兢兢业业、一丝不苟的精神,为人正直,宽厚待人的思想作风和高尚品德,将永远是我们无价的精神食粮。他的心总是保持着宁静,正是有了这份宁静,他身上的艺术细胞才异常活跃,才有了丰硕的艺术成果。有人说:“生活是一面镜子,你给他一个微笑,它就还你一阵欢乐。”笑对生活的老师,正收获着无尽的欢乐,生活好像他手中的小提琴和钢琴,永远新颖,永远绚丽。谢师宴上,我给杨老师及大家斟满酒杯,随意致辞:“适逢硕果累累将要成熟的季节里,同学们专意拜访杨老师和所有的老师,我代表大家致以诚挚的敬意与祝福,尊敬的杨老师,您为我们辛苦了!也祝愿艺校的每一位老师。当年我们获取知识的滋养,穿过人生的迷茫,当我们走进知识的殿堂,暮然回首,可见老师身后的沧桑,在同学们心中是最美不过的。今天,我们又回到老师身边,如同寻娘亲般的温暖!失落中相聚多么幸运,请大家首先举杯祝福杨老师和艺校在场或不在场的每个老师天天好心情,身体永康宁!并希望同学间永远保持联络,多关照我们的老师。大家也为50年的重逢、为同学们晚年的健康和幸福再干杯祝福!”每位老师也相继举杯向同学们回谢表示歉意,杨老师更为激动,言难衷表,喜形于色。人人举杯祝福,个个畅饮抒怀,接踵不止地向杨老师与每位老师敬酒祝福,同学们发自内心的话语脱口而出:

“生我者父母,育我者老师,老师,您辛苦了!”

“敬祝老师身体健康,乐度晚年!”

“祝福各位老师万事如意,阖家幸福!”

“謹请各位老师吃好,喝好,难得咱们大家幸福同乐!”……

人人以此形式,争先恐后地相互敬酒,谈笑祝福,叙旧话新,言衷情亲,如同一家人似的。这样的真情来自相约,这种幸福缺不了老师的铸造。我们的进步,凝聚着老师辛勤的汗水,同学们的成功,浸透着每位老师的教诲。餐厅里,忆旧话新仍是个重要话题。李老师简述了我们的语文老师高玉瑛先生于平凉的悲剧,而后杳无音信之事,令人深表同情,记得50年前分别时,高老师给我的赠言:“不管黑夜多长,白天总会到来。”我坚信:高老师一定会同我们一样,今天有美好的生活。我黯然祈祷、祝福上苍保佑她一生平安吧!

在花季少年时,我们人生最重要的学习阶段离不开老师的教诲,艺校沧桑路,我们感受着杨老师语重心长的叮咛。进餐中,我看见了年迈的杨老师那脸上挂着会心的微笑!大家都知道,他今天的得意在于满园桃李已经芬芳!可以说,我们这些学生就是他的一个动态的作品。实践已鉴证,杨老师有艺术相伴的人生是多彩的人生,是幸福的人生,是不老的人生。他今生以人为本,艺术的驿站在心灵里永存,育学生弘扬个性,音乐的旋律在生命中长鸣。今天,拜访杨老师的同学济济,虽则已古稀之初或花甲暮年颐休之时,可在人生路上,已于各行各业司其所干:有的浩劫中受政治因素或其它厄运的影响,另有发展,殷实富有更乐之;有的在音乐方面颇有造诣,昙花一现;有的独立办学授艺,供社会需求;有的辛勤耕耘于教坛,传道授业,诲人不倦;有的在市县文化艺术单位出类拔萃,卓有贡献;有的··········。大家聚会一堂,健谈得滔滔不绝,有说不完的话题。一会儿小憩,面面谈笑风生;一会儿品嚐,香茗美味佳肴。时不时地交谈着这几十年来走过的人生历程,老师同学畅谈着各自的亲身经历和感悟,此情此景,恰似“泾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有幸久别重逢,百感交集,实为生平以来乐事一桩。师生共聚,暖融融的乐在其外,真有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感觉啊!

下午,零星小雨伴随着我们,太阳急着露出了笑脸,它们也与大家喜陪老师重游故地。当年的柳湖如今莺歌燕舞,欣欣向荣:“陈物无影难寻觅,楼房林立跃眼底。水榭亭阁变新颜,湖域面积扩数倍。湖畔嬉戏俏妇幼,人来人往皆欢喜。水面轻荡彩游艇,花草林鸟醉游人。”一会儿雨停了,夕阳映红了水面,苍天也在为我们助兴,大家都沉浸在欢声笑语里。眼前一派迷人的景象,让我已忘记了昔日那破败萧索的柳湖,出现在眼前一幕幕的柳湖风情画面,和谐温馨。我们和老师如影相随地游览在湖光林色中,享受自然,享受生活,享受天伦之乐,兴致无穷······。盛世中的柳湖风景,真令人神往,个个信步漫游,人人谈笑风生:有的乐得前俯后仰;有的喜得热泪盈眶;有的情动指手纷扰;有的谈得津津乐道······!大家到处寻着选择了好几个名点与旧址为背景,拍了一张张的照片,算是又一次回到了柳湖。整个活动中的一切细节给同学们上了人生最重要的一课,颇有启迪!

晚餐后的雨又下大了,梁平正叫他一亲戚用专车拉着我们其中的几个,专意去杨老师家告别。大家诚心敬赠简陋的纪念品,略表寸心,杨老师倍受感动,他与师母拱手致歉:“我们代表家人感谢大家,愿庆阳的同学明天一路顺风!”为不打扰老师的休息,简言叙之,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杨老师,你俩可要多加保重,明天我们就要告别了!”相互在温馨道别声中结束了这次拜会。最后,杨老师一一紧握大家的双手不愿放开,语言挂在口边,温情传递心间,他把我们送下楼去,望着,望着,依依不舍地凝望着,他的邻里们瞩目赞口,好像也在向我们送行,更为杨老师祝福!我们坐在车里默默祝福:“杨老师,再见了!你快点上楼休息吧!”车影飞速驰骋在夜雨中,我想,今晚杨老师肯定和我们同样会度过一个不眠之夜啊······!综观杨老师的辉煌人生,在这次拜访时,我为他老拙写了祝词,以作本次活动的结束语:“其品格非冰雪不能喻其洁,其精神非日月不能喻其辉,其言行非竹梅不能喻其节,为人、为师均堪称楷模!”

这次拜会日程安排得既丰富又紧凑,基本属于感恩施教,聚会聊天,增进联络,餐饮游览及摄影纪念之间的交流,同学们惬意登拜大雅之堂时没行什么隆重仪式,谨望杨老师海涵,其他老师与同学也勿介意。另外,天气变化异常时间短,未去游览南山公园观赏奇景、再多游几个景点。最大的缺憾是没能会上宋老师和冀老师,更令人想会的李志和老师和水天中老师他们今在何处呢?何时才能拜她如愿,还有想见又没见得上的同学们,无可奈何啊!

 

               恋       别 

 

时间真是过得很快,如同一阵急风掠过,无法捕捉,无法挽留, 只能跟着它的影子奔跑。十八日上午,同学们再次相聚在《同盛羊肉泡馍馆》二楼。餞别前,大家仍然谈论着各自的人生经历,拜会的喜悦和老师、同学最美好的祝福。

五十年的沧海桑田,世事的变迁,各自走过人生旅程的坎坷风雨,总是难以忘怀的,就像登上山顶的人一样,总想回头望望自己攀登过的崎岖山路,时不时地回想起过去的那些人和事,甜蜜的、苦涩的、乏味的、幼稚的······。老师和我们所走过的道路不尽相同,或春风得意,或平平淡淡,或坎坷艰辛,或风泣悲惨·······。无论人生如何沉浮,大家都不会忘记老师和同学间的真挚情谊,那是一种令人心驰神往的感情,终生难忘!            

“五月间聚会,知道了29位师友的联络方式,这次拜会又增添了10多位,愿再次聚会时能有更多的老师和同学参与。相聚总是短暂的,但愿我们得倍加珍惜这样的聚会。我想:“人生就是这么的,只要我们去面对。”在进餐与漫谈中,杨老师传递来致歉的信息,我立即转读给大家:“正卿、平正、崇厚、润民、根赦、俊能、菊叶、李瑛诸同学,再次向你们致谢!感谢你们专程来平看我,带来的祝福,是深情,更是希望,我将不负你们:无欲、无求,快乐度过每一天。今日不能亲来送行深表歉意!回去后一一问候庆阳同学,相信我们还有聚会的时日!”师生也是这样的,只有我们去面对,去珍惜,去争取,去努力,一切后会还有期!

这一次拜会,平凉的同学功不可没,在我们食宿与从庆阳、兰州来的车费上,他们坚持定要实行AA制不能变。还有赵治元、张尔勇、杜金花等人始终如一,奉陪到底。李老师和尹老师、曹亦芳、朱天恩、李景元、罗秉天、叶复兴、史季珍等同学,殊因要事不能往车站送行,他们一一深致谢意,真不愧杨老师风范的深刻影响。由于平凉同学们热情安排,支持配合,才有这次圆满成功的拜师聚会,往返路途中,我们坐在车上交口称赞。对于他们的辛劳,庆阳与兰州同学们深表谢意,并请你们择时定来做客,我们肯定会欢迎你们、热情地接待你们!请你们记住,勿要忘掉!

《家福乐》良宴与重游柳湖者:杨老师、李老师、尹老师。闫崇厚、梁平正、任润民、杜金花、赵治元、张尔勇、曹亦芳、李瑛、于菊叶、李俊能、王伟春、李景元、朱天恩、罗秉天、史季珍、樊正卿等19人。

拜  师  会   间  小  插  曲

 

(一)  赠    恩    师    乐

分别忧泣会不便,                今日谒师吾辈欢。

当年恩师誨不倦,                学生铭记嵌心间。

羔羊跪乳鸭反哺,                何况人乎报涌泉。

谁言寸草人人心,                报得三春晖婵娟。

拜访杨老师有感。   ---二〇一一年八月十六日中午于恩师雅室。

在雅室与接风洗尘宴会上参与者:杨老师、尹老师、闫崇厚、梁平正、赵治元、李景元、朱天恩、任润民、李瑛、于菊叶、李俊能、罗秉天、王伟春、樊正卿、张尔勇携带孙女。

(二)同    窗    友    谊

岁月犹如离弦箭,                 永往直前不复还。

烟云飞过堪留恋,                 英俊少年两鬓斑。

茗茶干果情无限,                 胜似佳肴美味添。

互道珍重悦开怀,                 频频祝愿长相见。

赵治元且以“同窗”邀我等去海声漫艺校,观赏、畅叙文明友情至深夜,全家人没有丝毫怠慢,隆情招待胜似美味佳肴,感触即兴。                                         二〇一一年八月十六日夜。

与会者:闫崇厚、梁平正、任润民、王伟春、李俊能、张尔勇、曹亦芳、于菊叶、樊正卿、电话联谈者刘香草、赵治元夫妇及子男。

 

(三)赠  李   瑛   同  学

君偶离去堪蹊跷,                 彻夜叙旧言未完。

五十年间风雨袭,                 峥嵘岁月晦气寒。

行路之难岐路多,                 盛世年间泰和安。

长风破浪会有时,                 同窗难友再衷谈!。

烟尘往事水中月,                 虚幻飘渺于人间。

心上创伤已痊愈,                 身上劳累不是累。

不经沧桑难为水,                 除却巫山晴宙宇。

尽管黄昏悄然逊,                 颐养天年倍珍惜!

二〇一一年八月十六日夜,  于平凉市岳阳楼宾馆同宿有感。

与宿者:李瑛、任润民、王伟春、樊正卿、于菊叶、李俊能。招待者赵治元、夜谈拜访者叶复兴。十七日夜叶复兴、崔刚。

(四)细 雨 抒 怀     夕 阳 颂

不管明月恋秋风,                   夕阳虽斜景尚好。

   任由秋雨敲窗棂,                  彩云知恋常来早。

退避高楼觅华章,                   舖锦展绣独有晓。

展卷卧读心益宁,                   织红散綺汝自骄。

漫步去南山公园游览,适逢天气骤变,杜金花且以“同窗”邀我等去她家雅室避雨。大家共聚,谈笑风生,畅叙文明之友情。她殷实宽待,茗茶干果胜于佳肴。厅室内气氛浓郁,热情洋溢,真乃“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愿同学们铭记!

触景生情,有感即兴。赠杜金花同学纪念并雅正。二〇一一年八月十七日下午。

聚会者:闫崇厚、梁平正、任润民、王伟春、李俊能、于菊叶、张尔勇、曹亦芳、史季珍、罗秉天、李景元、朱天恩、李瑛、赵治元、樊正卿等。

(五)以 文 会 友 自 得 其 乐

人生难得逢知己,                    如遇益友需珍惜。

交友并非是儿戏,                    焉能轻率对自己。

以文会友最为贵,                    优势互补均受益。

人以群分物以聚,                    近朱者赤近墨黑。

五十年拜师会,激动难抑,有感于平凉冒昧赠文,实乃自不量力。谨望老师同学笑纳,并请诸贤达雅正指教。           

二〇一一年金秋于平凉拜师会间。

 

后          记

 

鄙人奋发不自量,                    身非能力著文章。

公民言论是权利,                    何惧拙笔不去享。

调适生活心意畅,                    嫩草小花捧夕阳。

《拜师》付梓收获乐,                  愧欠优美墨味香。

回顾自己走过的路,确有许多老师、领导、同事、同学、朋友和亲友们给予我真诚无私地鼓励和帮助。

首先我要感谢业师杨文煊先生和李志和先生,他俩的勤勉与执著,曾教诲默化了我,使我对人生有了另一种理解,在我心中永远是楷模。说实话,凭我的文字基础,恐怕难望大雅之堂,却硬要冒天下大不韪,即兴尝试。拙写前,亲身躬行,以真情为基调,感而触发。在写景状物,寓情于景,记人叙事,托景写人,争取内容实际具体,贴切逼真,总想竭力表达我辈的心声。但于命题立意,构思谋篇,锤词炼句,夹叙夹议,议论抒情相结合表现的诸方面很有缺憾,依然多遇始料不及的困难,好在有些热心朋友的支持、鼓励,感动了我;还有许多颇具慧眼的老师、领导及同学的赞同和启示,才大胆冒昧地去拙作!

其次,我还必须感谢杨文煊、水天中、李志和、宋凌云几位老师,梁平正刘香草、孙守延、赵治元、叶复兴、樊潘义(秀旭)、王根赦(伟春)、任明道、李明轩、曹斌才、李景桢、张天昌等艺校老同学。为我指明前进的航向的《原中国青年报编辑部》,王富(原蔡家庙公社书记,已故)、何世伟(原蔡家庙公社副书记)、李长兴,(原蔡家庙公社副书记,已故)、贺鸿儒(原武装干事,兼党委秘书,已故)等人,晓情关注,在政治上不鄙视。郭耀文(原葛葛崾岘七校校长,已故)、张巨甲(原教导主任)、史文杰(原蔡家庙小学校长)、史文选(原蔡家庙中学校长,已故)、刘永芳(原驿马中学校长)、苏厚恩(原驿马镇副书记)、钱鸿儒(原夏涝池八校校长,已故)、李万福(原驿马镇教委主任)、夏志强(原夏涝池副校长、教导主任)、陈思科(原桐川中学校长),他们帮我加入中共党组织,更对我善任重用,阶级路线毫不顾忌。葛崾岘大队支书(苏有信,已故)、副支书(包世重、已故)、大队长(赵生贵、贺生堂、皆故)、团支书(申国昌,已故)及大队文艺宣传队的王恒德夫妇、李昶秀夫妇、白成银夫妇、马贵平等所有演员们,葛崾岘小学爱好文艺的周尚孝和马光明先生等人,张广钦、杨宪明夫妇、王连贵夫妇、刘祎袖夫妇等知己朋友,姑表兄黄德岐(原庆阳公安处处长,已故)、堂兄樊正隆(原克拉玛依油田技工,已故)、我的胞樊正川兄长夫妇及亲友们、叔父樊恒平、族侄樊秀第、老同学李占仓、好友李禧等。以上这些人曾在我命运多舛、举步维艰时,善济困厄,帮我求学、生活,给我以信心与无尽的精神力量,救助我渡过人生坎坷、风雨的一个个苦难、艰险关。

还得衷心诚谢身处异地的业师杨文煊先生、李志和先生、李守业与尹益庚先生,原庆阳地区作家协会副主席余振东先生,我的同仁袁志和朋友郭维新先生(原庆阳县公安局长,离休干部)。梁平正、刘香草、任润民、李瑛、徐恒凡、罗秉天、张尔勇、赵治元、曹亦芳、于菊叶、崔仲谋、李景元、王瑛娥、张鸿安、田炯让、王天兴等同学,是他们这些人唤醒了我今天开始写作的梦想。

我最难忘记的人:郑世昌(原庆阳县教育局长),在我上访遭挫后坚持秉公资助、声张正义。张维亮(原庆阳县教育局局长)、李秀海(副局长,已故)、胡景仲(工会主席,我的完小老师,已故)、周尚孝(人秘副股长)等人,在我录用转正发生厄运时,他们不畏强御,激浊扬清,与县委副书记蒋**抗衡取胜,拯救我的人生,为我开创了今日的美好前景。

还有一些学生:张铜(庆阳市委办公室)、葛彦洲(庆阳市委宣传部)、王立志(天津海洋学院)、苏荣位(庆阳五中校长)、夏辉邦、何德胜(庆城县公安局)、賈仲仁、高维洲(桐川中学任教)等,他们也在不时地关助我。

我更不能忘记艺校的语文老师穆凤云和高玉英先生,还有庆阳师范、教育学院培训过我的各位老师们!

本人学识水平有限,拙多不雅,谨祈诸位哂纳,留作纪念。

二 〇 一 一 年 十 一 月 八 日

 

 

  评论这张
 
阅读(67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