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原:骏马秋风

 
 
 

日志

 
 

【原】泾城往事——老盖·娜娜(图)  

2007-05-23 14:29:07|  分类: 故乡·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泾城往事——老盖·娜娜
                    ·郭万仕·


                       老   盖

     老盖名叫盖尽孝,泾川丰台乡盖郭家村人氏。我们家从1956年到县城开始,就知道他在新华书店工作。我们弟兄从小喜欢看书,书店是必去的地方,因“书”也就知道了老盖,认识了老盖,最终和老盖成了朋友。

     50年代的泾川书店,地址大概就在现在的书店方位。但因那时的中山街很窄,安定街还没有开通,安定街的前身——隍庙巷还是一条一米多宽的小巷道,所以书店并不像现在在十字街口上,以书店为中心算起,向北还有五、六家铺面才能到隍庙巷口(现在的安定街),书店对面是天主教会的教堂。书店南面紧挨着就是一位李姓磨户的三间带楼铺面,那时我们家就租住在那里。所以跑书店非常方便,一有空便就溜了进去。

     书店很小,只有三间平房,门面是平直的,上面写着后来知道是毛泽东写的“新华书店”四个大字,和其他伸出滴水檐的老铺面相比,显得很时尚,老盖是当时书店的两个售货员之一(另外一个是位女士)。在我们眼里他很年轻英俊,而且严励,所以进书店时总是小心冀冀的。但时日长了,彼此也就很熟悉了,有了适合小孩看的新书他还主动向我们介绍。记得我和弟弟在书店买的第一套书是《格林童话》,竖版的,有丰子凯先生的插图。

     那时我和弟弟非常痴迷连环画,也就是“小人书”,特别是成套的“水浒”连环画刚上市时,更像上了瘾一样天天惦着。后来我们知道,这套连环画从1956年开始出版,到1962年才陆续完成,这对孩子们的耐心的确是个考验。其间也得到了父亲和老盖的帮助,父亲每到平凉、西安出差,总带着我们写的一份“购书单”,让父亲帮着买那些目录予告上有,但我们还未买到的部分,有时人家会告知,连出版社还都没出版呢!老盖呢,则是书店每到一批新书,便先给我们每样留一本。后来,成套性的“小人书”品种越来越多,除了将21集的《水浒》(到《排座次》),增加至30集(到《蓼儿洼》)外,又开始陆续出版60集的《三国演义》。至此,父亲帮忙的热情大减,但老盖却始终如一,到后来我们兄弟俩便成了县城闻名的“小人书”最多的人家,许多小孩,甚至大人都到我家借书看。记得县剧团当时很有名的演员谭彩琴在李彩霞(我们的房东)带领下,经常到我家来看书。她和我们差不多大小,冬天穿件旧棉袄,坐在火坑上,一本本翻着看。后来她哥哥叫谭怀玺,和我们一同在平凉艺校上学,先学音乐,后学舞蹈。

      (记得家里“小人书”最多的时候,有21集《水浒》全套,外加《燕青打擂》等3、4本后续;60集《三国演义》全套;10集《铁道游击队》;6集《楚汉相争》;2集《瓦岗寨》和其他众多单本连环画。年龄梢长以后,懂得了欣赏绘画的优劣,又先后收集过许多诸如:刘继卣的《穷棒子》、华三川的《交通站》、王叔晖的《西厢记》、贺友直的《山乡巨变》、赵宏本的《三打白骨精》,王绪阳的《我要读书》等优秀连环画,都曾是获奖作品。
      这部分藏书在1965年,被泾川疗养院一位姓李的化验员连同我父亲一个很精致的书箱一同借去,就再也没有归还。据他讲,是在为病友开展阅览活动时弄丢了,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可惜!)

     改革开放初期,各种体制新旧混杂,出版发行界也是如此,新书多了,涉及面宽了,但很多书仅限内部发行,不上市面书架的,搞的很神秘。为了给单位阅览室添置更多的图书,我便奉命经常到泾川书店选购书籍,其原因大多都是因了老盖。光阴荏苒,时序变迁,书店的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售书员已经是一个又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姐了,但老盖始终没挪窝,也没当上官,只是负责主管书店业务。人虽老了,但对我始终充满热情,经常准备很多珍贵版本的书籍,让我带走。每当办完一次业务总要和我聊上半天。

     后来,书籍全部公开发售,再加上老父亲去世后,就很少再回泾川。有关老盖的消息也就越来越少。2004年回泾川小住,特意到书店一次,里面的工作人员已面目全非,问起老盖,或言早已退休,具体情况便不得而知。

     每当看到“新华书店”四个字,便不由的想起儿时的老盖!

 

【原】泾城往事——老盖·娜娜(图) - 郭万仕·骏马秋风 - 郭万仕·骏马秋风

  老盖同事,70年代售书员,未知姓名

                        娜   娜

 

【原】泾城往事——老盖·娜娜(图)  - 听雨楼主人 - 郭万仕·骏马秋风

 

     娜娜是小名,她姓什么?大名叫什么?都不知道。只记得1963年前后她随刚离婚的母亲——母亲还挺着个大肚子,带着弟弟在泾川县城新建街10号院的东厢房里住过两年。住下不久,她母亲就为她又生下了一个妹妹,那年她大概十三、四岁。
     她父母原本都是兰州某企业的职工,在“精减城市人口”,“全民支援农业”的年代,由于她们“出身”都不好,因而被“下放”回乡务农,父母也因此而分手。她母亲很要强,据说比她小两岁的弟弟是分给父亲的,但她母亲不放心,就强行将三个孩子都留下自已抚养。但她并没有任何谋生的手段,仅仅靠给人修补毛衣挣几个钱,根本不够维持生活,况且娜娜和她弟弟还在上学呢!所以生活过得可以用“惨”来形容,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有时一天都不揭锅,孩子们都硬挨着!

      其实,娜娜母亲完全没有必要将孩子们都强留在自已身边,从理智上讲你没有养活她们的能力,更何况前夫毕竟是孩子们的父亲。但当时她全不顾这些,孩子们也不理解,完全站在母亲一边和父亲进行斗争!她的前夫好像是落户在城关茂林村——那也是个条件很不错的地方。一次,他曾来找他的前妻理论——理论什么就不知道了!双方大吵一顿。而在此之前,娜娜抱着一个包袱,偷偷躲在我们家,说:怕她父亲来抡东西!

     娜娜只所以在我们家躲难,缘于她们对我家的信任,特别是对我母亲的信任。母亲是个善良的人,她自家孩了一大堆,生活非常艰难,但看到娜娜家的生活窘境,就时时接济她们,而且是那种不由自主的牵肠挂肚,经常盯着她们家,那天到中午还不见东厢房放烟火,就自言自语:又断顿了!然后端碗面(粉)送过去,所以娜娜母女几乎把母亲当恩人看待。

     母亲特别关照这家孤儿寡母,还有一个潜意识的原因,那就是她喜欢娜娜!这个小姑娘长得很漂亮,又在大城市长大,有种天然的现代气息(彼时彼地叫“洋气”),又因为生活变故的锻练,所以又很懂事,能吃苦,这两种气质集中在一个少女身上,不能不叫人不喜欢。我那时少不更事,正在疯狂的迷恋西方绘画,曾让娜娜作模特画过几次画。其中一幅油画正作画时,被父亲看见了,他就随手改了几笔(父亲在绘画上有惊人的记忆力,常常看人一眼,就能默写下来,见到的人都能直呼其名。)经他一改,一个活脱脱的娜娜就跃然在画布之上,我很得意,于是将它配上画框,挂在家里“卖派”(方言:显示夸耀的意思!)小地方的邻居们不懂得,于是纷纷议论说:我们家要娶娜娜作媳妇,竟管她只有十四、五岁

    后来,娜娜的母亲为她找到了第二个丈夫——王村的一位农民。带着三个孩子一起走了,总算结束了一段难熬的日子,时间大约是在1964年初。

    约在70年代末的一天,我回泾川看父亲。在三元宫街口,突然被一个妇女拦住,她毫不犹豫的叫了声:“哥——”,我楞楞的看着,不知是谁?她忙解释道:“我,我是娜娜啊!”我这才回过神来,是的,是娜娜!但已经不是十几年前的那个娜娜了:个头没长高,身材胖胖的,皮肤黝黑,说话微微有点咬舌头。她说:“我,我结婚了,家在丁家山,已经有了两个孩子……”她顿了一下又说:“听说娘娘(泾川县城人对泛长辈女性的称呼,这里指我母亲)殁了……”说着就哽咽起来。我将她引到三元宫靠里边人少处,说:“六六年春上殁的,好好个的,从发病到去世,前后还不到一个礼拜,走时贴身连件像样的衬衣都没有……”这时她已放声嚎啕起来,我意识到这些她都知道,不需要我解释什么的……

     人啊!看来她的苦日子还远远没有结束,愿母亲的在天之灵保佑她!

 

  —————————
注:泾城·指泾川县城,在甘肃陇东方位,作者的故乡。
   

 更多故乡故事:http://www.plxww.com/blog/u/guowanshi/index.html


   

  评论这张
 
阅读(54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