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原:骏马秋风

 
 
 

日志

 
 

〖原〗密莱斯和他的《盲女》(图)  

2006-07-27 17:16:55|  分类: 文化·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密莱斯和他的《盲女》 ——郭万仕

在我还不知道密莱斯的时後就已知道了《盲女》,那是在四十年前的家乡小县,“四清”运动加上了“**”前期的“破四旧”,工作组把收缴来的几车旧书旧画派我们送往废品站,废品站怕“中毒”不敢收,工作组命令将其堆在一间空房里准备焚毁。堆放卸车工作结束后,我乘机带走了一个旧公文袋,里面装有十几副印刷精美的图片,看得出原来的主人是从外文杂志上精心剪裁下来的,其中一幅就是《盲女》,只是当时不识外文,不懂得它姓甚名谁叫什么,但意思是懂了的:雨过天晴,大地一片静谧,鸽子在麦浪间嘻戏,牛群在……大自然多么美好,但这一切却与卖唱的盲女无缘,她只有一个黑暗的世界,就连蝴蝶落在她的臂膀都浑然不觉,领路的小女孩告诉她:“彩虹出来了”!但她只能按自已的想象理解彩虹是什么样子……读到了一种悲天悯人的东方菩萨情怀,难怪她能轻易感动一位中国学生,不久这种感动就变成了现实。

   小县城有位姓张的聋哑人,比我大几岁,人们都叫他“哑吧”,街道安排他在一个小厂干镔铁活以维持生计。他识得几个字,常到我家借书看,于是成了朋友。“**”中期我所参加的组织被认为是“保守派”,被解放军支持的“造反派”所瓦解,我们都被对方抓起来挨批斗。现在大家都知道不管是什么派都是牺牲品,但那时当了“保守派”一顿暴打是免不了的,多亏了站在“造反派”队伍中的哑吧,在我“被俘”后,他就一直在保护着我,使我免遭皮肉之苦。在我的心目中无声世界的哑吧和黑暗世界的《盲女》同样可爱,同样受人尊敬。

   密莱斯(1829-1896),英国画坛“拉斐尔前派”的代表人物,他们认为文艺复兴后的几百年间,人们都摸仿拉斐尔等名家的即得成果,造成艺术因循守旧,主张向拉斐尔以前的艺术遗产学习,这个学派的主张和实践在欧洲乃至全世界都产生了重要影响。回头再看看我们的画坛,自元以后,明清以降,始终在一个陈陈相因的圈子里打转转,吃几位老先生的老本,80年代中期有位叫李小山的人说:中国画穷途未路,该进博物馆了!随即遭到了一致声讨,20年后的今天,随着国家经济力的提升,中国的传统文化开始向外传播,所谓艺术界便有人把那些滥的不能再滥,俗的不能再俗的玩艺当着“国粹”向外推销了,等到外国人有朝一日真正懂得了中国艺术,那才叫丢人现眼呢。清未诗人龚自珍有句云:九洲生气持风雷,万马齐谙究可哀!中国画坛的生气需要一场九洲风雷式的变革,什么时倏我们的艺术真正有了汉唐雄风,魏晋风骨的作品,那才是和一个强国相匹配的值得输出和推广的东方精神。
    为了这一天,愿我们先能有一个“元明清前派”出现!

                                                  【原创·2006·兰 州】
                                                                                                                                                                                                                                              
 图·密莱斯·盲女

〖原〗密莱斯和他的《盲女》(图)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 郭万仕·平凉艺校专辑

 



从英国神童画家密莱的油画《盲女》

谈中国当下诗歌
——砍“这里有阳光”《万有的穹顶》

 

  十九世纪的西方,异彩纷呈。那个时候的西方,似乎很热闹,世界惺忪的睡眼已经被工业化的激进唤醒,整个西方社会的一切,也似乎正如朱自清先生在他那篇散文《春》里所描述的那样:“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惺惺然张开了眼。”
  在英国十九世纪的画坛上,有一个人,他十岁时,便以一幅古希腊题材的绘画获得银质奖章,被誉为神童画家;他是“拉斐尔前派协会”的奠基人之一,一八八五年获得男爵称号,晚年又被皇家美术学院推选为院长,一八九六年因患喉疾在伦敦去世,享年六十七就结束了他的人间之旅的:约翰·埃弗雷特·密莱。
  约翰·埃弗雷特·密莱,出生于英国南安普敦。密莱的父亲是当地名流,爱好文艺,因而密莱得到了他同龄人中童年时代最好的家庭教育。
  密莱八岁时随家迁居伦敦,进萨斯的绘画学校。一年之后即以其异常的天赋为马丁·希伊勋爵发现,转入皇家美术学院的附属学校(希伊后来是皇家美术学院院长),以后又转入皇家美术学院。十岁时,他以一幅古希腊题材的绘画就获得银质奖章,被誉为神童画家。以后多次获奖,十八岁时获得金质奖章,确是一位才华横溢,天赋极高的画家。
  一八五三年,年仅二十四岁的密莱被英国皇家美术学院正式授予副院士的头衔,在当时,他可能是最年轻的一位副院士。以后,密莱依旧以注视现实生活为他的创作主题,尽管他借用宗教外衣,以圣经或文学作品为题材,实质上都是描绘现实的人间,以至于人间的不幸和苦难。不过,在他的作品中,往往透出一种浓厚的伤感情绪,这也许与画家对不幸的人们的同情和对现实感到无望有关。
  密莱一生的作品大多是描绘社会下层人民生活的,他与拉斐尔前派多数画家们所遵循的寓道德说教于绘画形象中的意图也不尽一致。密莱最能直接描绘现实。密莱善于运用古典画法,对于细节的描绘,总是一丝不苟。
  密莱的艺术秉性和同时代“拉斐尔前派协会”的著名画家罗赛蒂相比,缺少后者那种丰富的想象力;再与同时代“拉斐尔前派协会”的著名画家威廉·霍尔曼·亨特的作品对照,又没有亨特那种道德说教的狂热性。密莱是一位写实能力很强的画家,他只是尽可能把生活的真实,引向一种忧郁的诗一般的境界。密莱和拉斐尔前派的关系维系得并不长久,与罗赛蒂等人也不很投机。在以后的一些画中,密莱较少用象征手法了,并且略微透露出对人性解放的要求,这可能与当代观念在他头脑中的一种曲折反映有关。
  密莱有许多副传世名作,其中有一副,我特别喜爱;那就是,他二十七岁时创作的一副,现藏于英国伯明翰市博物馆与美术陈列馆的《盲女》。
  《盲女》这幅画的画面:雨过天晴,彩虹当空、原野湿润、牛羊遍地、飞鸟起落,而可怜的盲女却无法目睹这一切,就连身边的野花和停歇在她肩上的蝴蝶,她也无法看到。她殷切地倾听着小伙伴的描述,沉浸在心灵的想象之中。
  《盲女》这幅画的画面,景物比较开阔,色彩舒人心脾,主体是两个相依为命的穷女孩。其中一个是盲女,另一个更小的女孩紧紧依偎在盲女怀里,那个更小的女孩一边抬头在观看天上的彩虹,一边似乎正在给盲女讲解大自然的美丽。盲女怀着殷切的心情,在谛听小伙伴的描述,而心灵已沉浸在丰富的想象之中。她似乎已嗅到了新鲜的空气,听到了原野里生灵的声音。  
  画面上两个穷苦的孩子都穿着笨重的鞋子,勾破了的粗布裙子反映着她们既贫困又流浪的处境,衣裙上的补钉是这两个孩子命运的痕迹。盲女和她的小伙伴显然都是流浪儿,在盲女的膝间放着一只小手风琴。她的心声只能通过琴声来向人传达,平时她离不开这只小手风琴,因为它可以帮助她诉说自已多舛的生活与哀愁。

  评论这张
 
阅读(61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